小甜甜是女神 深度沉迷priest
es中毒患者
明星飒马薰尼p
薰飒不拆不逆

【德哈德】【论坛体】闲来无事,八一八救世主哈利·波特的真爱到底是谁(下)

写的超级棒w码住!!

青有红:

251#


回250:大概是因为没有哈利好八?我猜哈利出自传的时候绝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一字一句的八出来,楼主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救世主的血和泪啊!再让你们丫的出自传!



252#


德拉科马尔福又不是什么历史名人,只能说马尔福这个家族比较有名罢了,就算想八去哪八他啊……有没有斯莱特林的有胆子去找找你们级长?没准莱拉马尔福会知道什么内幕



253#


楼上以为斯莱特林的都是傻瓜吗?(斯莱特林式冷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找死?...



【非典型性暗恋者】【全文完结】

一万个点赞给太太!!码住@溪烛♤ 

阿獍静 白菜来一锅:

【非典型性暗恋者】


【Drarry】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before:Malfoy需要一个谎言帮他应付一个更大的】


【01-06 全文完结】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
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01.


“妈,看在梅林的份上,我不想去见任何女人或者男人。我对相亲毫无兴趣,更别提面对那些,令人作呕的,冲着我流口水的白痴。”Malfoy...

【HP】【dracoXharry】Breeze·完

码住。
看哭了QAQ

风流堂:

标题:Breeze

作者:river

配对:DM/HP 微SM/ASP BZ/HG

警告:角色死亡

简介:harry住进了画框里,draco得到了所有权

弃权声明:一切不属于我


Breeze


Act 1


哈利波特的画像在战后四年时加入了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画室。

没什么悬念,画中的他有着倔强依旧的黑发与绝对可以在古董拍卖会里卖出个好价的圆框眼镜。

他是被赫敏格兰杰挂上去的,过程有点惨烈。女孩远不是她最好的状态,恒黏咒差点脱口成了烈焰熊熊。谁都知道,她怨着呢。


可无论多恐怖的情感力量也改变不...

【薰飒】岁月神偷

不经意间听到这首歌。如果是他们的话,我也希望能有这样的结局。【妈呀明明人家还正值青春少年的说,结果我已经脑补了他们老了的场景了orz】有私设。 

ps,文笔不好…ooc肯定有的【哭 HE一万年不动摇 


阳光斜斜地打下来,像一只暖洋洋的大手,轻柔的将神崎飒马从梦中摇醒。顶着一头披散的乱毛,他发了一会呆,转头望向窗外。太阳正好。抬头是一碧苍穹如洗,银杏光秃秃的枝丫相互扶持着撑起一顶银帽,目光随着簌簌飘落的尘白望向地面,方惊觉一地茫茫然的新雪初霁。 

新年夜,下了一夜的雪。 

身边的位置已经冰凉,飒马想大概那个家伙又早早地跑到阳台去晒他的大...

【薰飒】刀煞

#糊涂神仙和笨蛋小鬼的故事
#各种背景都是我在瞎扯
#薰:完全分不清武士刀和剑有什么区别啊QAQ

1.
神崎飒马是一只流浪的刀煞。
都说剑是有灵气的东西,在人杰地灵之处修养经年,剑灵便随之而生,它们五感皆通,七情略解,乃天赐神物。而造型上稍有不同的武士刀,却不幸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刀上想要有“灵”,必须沐浴尸山血海,方能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将血怨之气凝聚成一只懵懵懂懂的恶鬼——第一只刀煞出世的时候,就因有一城城主将它误认为灵物试图蕴养,结果酿成屠城惨案,而“煞”字因此得名。
自此,刀煞一族被列为恶鬼。
作为一只刀煞,神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诞生的,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名字。他第一次醒来的那天,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面孔...

【默读】伊始

哇好大一口糖超超超级好吃!

青折将烬:


在骆闻舟又一次把拢在手心的头发放下后,前面一直保持静默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警察叔叔,您到底行不行啊?”


“警察叔叔不是用来给你剪头发的,您还是另请高明吧啊,”他趁那人还没起身时伸手胡乱拨了拨发尾,语气略微一转,“诶,怎么突然想起剪头发啊?”


费渡并未立马回答,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转过脸来带着一点慈祥地看着骆闻舟,降尊纡贵地拿出一只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而后过去到沙发上坐下了。


“想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行吗?”【注】一杯白水被他像是喝香槟一般端在手里,车马无喧的日子过久了,小少爷连一口白开水似乎都能咂摸出酒...

【薰飒】情书

有私设
各种ooc请注意
飒马因为输了真心话大冒险出卖灵魂系列
超短XD

这一天,羽风薰收到了一封别样的情书。与其他粉嫩清新的包装不同,这封信朴素的惊人,打开后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羽风殿下,请和我结婚。”
字迹锋利,下笔利落,言辞直截了当。连署名都没有一个。表白都能表成这种风格的奇葩……薰有些无语。我什么时候都能吸引到这种画风的女孩子了?
也许是出于心里某种隐隐的感觉,他却没有像对待其他情书那样把这封奇奇怪怪的产物丢掉,两指一夹就斜挎着书包下了楼。

冤家路窄。薰有些头疼的看着对面神崎家的小武士,而对方正一动不动地把他堵在楼道里。
“飒马君,可以至少拿出一点对前辈的尊重吗?这么无礼地拦着我……我对男孩子都不感兴...

© 松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