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是女神 深度沉迷priest
有点想入凹凸但无能为力的懒熊
玩的,没正经,欢迎扩列小伙伴

谁来为他们发声?

每一篇发上来的文章,或者是图片,不管用了多少心血,不管那个最初的目的是什么,当看到它可以被更多人喜欢——不论热度是多少,评论是多少,推荐又有多少,谁会不感到开心呢。
但开心只是一方面。
其中自然可以获得成就感,成为下一次创作的动力,涌现更加完美的作品。但是对于年轻的萌新们来说,一次发表过后,尝到了甜头,第二次发表的时候就忍不住和前面比较,热度高了自然欢呼雀跃,热度下降却会给人带来痛苦,这就跟第一次感受到的纯粹的喜悦不一样了,它会让你质疑自己的能力。同时,你也会把它和更加厉害的作品比较,反省自己的不足,有时候这种不足仿佛天堑,你会觉得无力,感到懒惰。
但有些人坚持下来了。也许是圈子里别人的热情和支持感...

高三一年+高考完的暑假 一直都没有怎么动过笔,快忘记怎么画画了【趴地】
现在摸鱼补一补,@溪边有明烛 给你的军训慰问~
小孩金和奶爸瑞的大头,一想到格瑞对超可爱的幼儿金一脸温柔的样子就想喷鼻血ww

【薰飒】岁月神偷

不经意间听到这首歌。如果是他们的话,我也希望能有这样的结局。【妈呀明明人家还正值青春少年的说,结果我已经脑补了他们老了的场景了orz】有私设。 

ps,文笔不好…ooc肯定有的【哭 HE一万年不动摇 


阳光斜斜地打下来,像一只暖洋洋的大手,轻柔的将神崎飒马从梦中摇醒。顶着一头披散的乱毛,他发了一会呆,转头望向窗外。太阳正好。抬头是一碧苍穹如洗,银杏光秃秃的枝丫相互扶持着撑起一顶银帽,目光随着簌簌飘落的尘白望向地面,方惊觉一地茫茫然的新雪初霁。 

新年夜,下了一夜的雪。 

身边的位置已经冰凉,飒马想大概那个家伙又早早地跑到阳台去晒他的大...

【薰飒】刀煞

#糊涂神仙和笨蛋小鬼的故事
#各种背景都是我在瞎扯
#薰:完全分不清武士刀和剑有什么区别啊QAQ

1.
神崎飒马是一只流浪的刀煞。
都说剑是有灵气的东西,在人杰地灵之处修养经年,剑灵便随之而生,它们五感皆通,七情略解,乃天赐神物。而造型上稍有不同的武士刀,却不幸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刀上想要有“灵”,必须沐浴尸山血海,方能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将血怨之气凝聚成一只懵懵懂懂的恶鬼——第一只刀煞出世的时候,就因有一城城主将它误认为灵物试图蕴养,结果酿成屠城惨案,而“煞”字因此得名。
自此,刀煞一族被列为恶鬼。
作为一只刀煞,神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诞生的,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名字。他第一次醒来的那天,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面孔...

【薰飒】情书

有私设
各种ooc请注意
飒马因为输了真心话大冒险出卖灵魂系列
超短XD

这一天,羽风薰收到了一封别样的情书。与其他粉嫩清新的包装不同,这封信朴素的惊人,打开后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羽风殿下,请和我结婚。”
字迹锋利,下笔利落,言辞直截了当。连署名都没有一个。表白都能表成这种风格的奇葩……薰有些无语。我什么时候都能吸引到这种画风的女孩子了?
也许是出于心里某种隐隐的感觉,他却没有像对待其他情书那样把这封奇奇怪怪的产物丢掉,两指一夹就斜挎着书包下了楼。

冤家路窄。薰有些头疼的看着对面神崎家的小武士,而对方正一动不动地把他堵在楼道里。
“飒马君,可以至少拿出一点对前辈的尊重吗?这么无礼地拦着我……我对男孩子都不感兴...

© 松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