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是女神 深度沉迷priest
有点想入凹凸但无能为力的懒熊
玩的,没正经,欢迎扩列小伙伴

【薰飒】刀煞

#糊涂神仙和笨蛋小鬼的故事
#各种背景都是我在瞎扯
#薰:完全分不清武士刀和剑有什么区别啊QAQ

1.
神崎飒马是一只流浪的刀煞。
都说剑是有灵气的东西,在人杰地灵之处修养经年,剑灵便随之而生,它们五感皆通,七情略解,乃天赐神物。而造型上稍有不同的武士刀,却不幸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刀上想要有“灵”,必须沐浴尸山血海,方能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将血怨之气凝聚成一只懵懵懂懂的恶鬼——第一只刀煞出世的时候,就因有一城城主将它误认为灵物试图蕴养,结果酿成屠城惨案,而“煞”字因此得名。
自此,刀煞一族被列为恶鬼。
作为一只刀煞,神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诞生的,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名字。他第一次醒来的那天,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面孔被撕扯的血肉模糊的少年。那个男孩有着披散及腰的紫色长发,其中有一半都被血浸染成了紫黑色,男孩四肢尽断,腹部有着十几道致命的穿刺伤,脸上硕果仅存的一只紫色的眼睛空洞茫然地望着他。这本是十分恐怖的一个画面,但飒马只是很平静的看了尸体一眼,便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刀煞不明白感情。它们只遵从本能。
现在,他只想找点吃的。

2.
“为什么是我啊?”羽风薰激烈的抗议起来,“我可是司人间情爱的神仙哦?这种一看就是刀煞手笔的命案……去了会死神仙的好不好!”
朔间零漫不经心地用手指敲着上好的梧桐木桌,轻快地说道:“最近凛月越来越嗜睡,我担心他是中了邪魔的招数,一时半会走不开。阿多尼斯和小狗狗又被我派去招揽香火,所以只能拜托你了啊薰君~”
薰:……
“不过别太担心,下面有人递消息上来,说那里也有一只无主剑灵出世。剑灵是刀煞天生的克星,你去把它收服了,还怕处理不掉一只刚刚成形、凶性未熟的刀煞吗?”
“……仅此一次。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了。以后这种麻烦事别留给我啊……”
“成交。”

3.
这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剑灵了……
就连因为掌握男女情爱顺便假公济私调戏过无数美女的羽风薰也不得不承认,跟其他只具有人类粗糙轮廓的剑灵来说,这只剑灵实在是美的要命。
他看起来几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少年。扎着一头柔顺透亮的紫发,面容白皙,双眼清澈,如果不是冷漠的表情和拔出腰间佩剑时喷涌而出的锋锐之气,薰完全不会想到这个人会是一只无主的剑灵。
至于为什么薰会知道这个普普通通的男孩会是剑灵……
因为他在下凡的时候又忍不住寂寞,在街上勾搭上一位姑娘,正好挡住了对方的路,偏偏那剑灵又是个不懂人情的,杵在那里跟个石雕一样等着他们自己让开——可惜一个被红线诱导痴情漫漫,一个碰见美人就走不动路……最后,大概终于是不耐烦了,剑灵忽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一下子把羽风薰给吓醒了。
“让开。”他冷冷的说道。
薰倒退一步,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这就是他的护身符了。

4.
薰发现这只剑灵其实很可爱。虽然他从来是一副棺材脸,但是看到糖葫芦的时候眼睛会愣愣地一直盯着,走路的频率虽然不会变,迈的步子却会比平常小一些;吃东西的时候双颊一鼓一鼓的(虽然薰想不明白为什么剑灵会想要吃人类的食物),让他想起了啃松果的小松鼠;看到他和女孩子调情,大概是因为初次见面留下的阴影,小剑灵会立刻毫不犹豫地拔刀,以致于现在薰走在大街上,三米之内悲剧的绝对不会有一个异性存在。
薰:为了任务……我忍。
“对了,小剑灵,你还没有名字吧?以后,你就叫……”
“我有。”小剑灵一点面子都不给。
“什么?你有名字了?谁给你起的?”
对方没理他,继续啃糖葫芦,嚼得特意加厚的糖皮咯嘣咯嘣的。
“……”一而再、再而三地吃闭门羹的羽风薰决定要专心查案,早点把这只不听话的剑灵带回去,给他开开灵智,至少首先要知道尊老爱幼!
“以后不许叫我'喂',应该尊称叫羽风殿下,听到没?”
“……羽风殿下。”
……还蛮乖的。长的也很漂亮……嘛,算了,原谅他了。

5.
据下面的人带来的线索,这一次的命案虽然非常残忍,但其实死的人就一个,是世代侍奉真武上神的神崎家的小儿子,神崎飒马。
几乎是奇迹般的,在他被祖传的宝刀诞生的刀煞灭杀的时候,与他同处一室的父母虽然被血气震慑得晕了过去,却最终毫发无伤。
唯一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的,也只有地上残留的血迹和神崎飒马失踪的尸体。
薰在客栈里跟小剑灵说要进神崎家的大院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剑灵就像突然生了根一样死活都不愿意跟他同去。
“小祖宗,要是没了你,亲爱的羽风殿下也许会死的哦?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人愿意给你买糖葫芦了?”薰无奈的笑道。
“死……是什么?”一直用沉默消极抵抗的剑灵突然开口了。
“死,就是没了。一个人死了,他就永远的消失在世界上。从身体开始腐烂,接着灵魂也如无根浮萍一样漂泊在暗影中,最后也厌倦了这样日复一日的苟延残喘,走到阳光下的那一天,就真正的魂飞魄散了。”
“你说你是神仙,神仙也会死吗?”
“……会的。”
“那又是什么样子呢?”
“啊……神仙死的时候,和凡人也没什么差别。只不过一个只能活过短短几十年便要一命呜呼,另一个能多自欺欺人的拖延一阵子罢了。”
剑灵沉默了一会。
“我,不想你消失。”他说。不知道为甚么,薰从他的千篇一律的语气中愣是听出了一种认真的、坚定的、甚至是温情的味道。

6.
最后,在薰的强烈要求下,剑灵隐去了身形,跟随着不着调的小神仙进了神崎家的门。
薰本来以为,他要做的是安慰神崎夫妻丧子的痛苦,同时表达自己必为之报仇的决心,以从他们这里得到刀煞的线索。可是他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求求您……求求上仙发发慈悲,放过那只刀煞吧。”神崎夫人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他学不会害人的。”
她说的那句话像一记巨响,将薰的脑袋砸成了浆糊。
“可是……那只刀煞不是亲手杀了您的儿子?”
一直沉默的像一块死气沉沉的石头的神崎家主,听到这句尖锐的问话后,只是默默的扶起自己的夫人。
“不是它杀了我的儿子,是我的儿子杀了它。”
“……飒马是个好孩子……”
身后平静的呼吸声突然乱了。薰猛然回头,发现剑灵依然板着一张棺材脸,两只大大的紫色眼睛里却分明流出了两行晶莹的泪水。
他说:“飒马是个坏孩子。飒马比好多人都要坏。飒马……飒马一点都不好……”
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的断断续续的。
“……所以,不要再难过了。”
可是再没有第三个人能听见他第一次颤抖起来的声线。

7.
正是因为神崎飒马在濒死时那一种不惜一切也要保护好家人的执念,钻了守护神崎家一世的宝刀产生的刀煞的空子,让他的灵魂得以不用漂泊,寄身在浑浑噩噩的刀煞上,却也因此失去了所有生而为人的情感和记忆。
这就是为什么,他明明是个刀煞却没有一丝血腥气,以致于薰完全没有识破他的真实身份。(明明是不知道人家腰上带的一直是刀不是剑……)
随着真相水落石出,一切也都要结束了。薰会将刀煞和飒马的灵魂分离,抹掉刀煞,同时让飒马真正的死去,让世间的秩序恢复正常。
但当他将这件事告诉小剑灵——啊,对,也就是飒马的时候,他看见神崎愣了一下。
然后,小小的少年小心翼翼地开口了:“飒马……不想消失。羽风殿下希望我……消失吗?”
羽风薰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被攥住了。
不想,我一点都不想。他想这么说的。
可是话到嘴边,最终变成了:“飒马君……很好。我很喜欢。”
听到这句话,飒马笑了,很努力的想笑的更开心一点。但也许还是因为第一次的原因,他笑的一点也不好看。
“你以后能再多笑笑就好了。”薰说。
小武士认真的点点头。“我会努力练习的,羽风殿下。”
“你也很好。我喜欢你。”

8.
后来的事,就没有人知道了。
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后,在一座小小的学园里,出现了一个名叫羽风薰的花花公子,接着也来了一个叫神崎飒马的小武士。
至于他们,大概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6 )

© 松原 | Powered by LOFTER